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,只要不违法,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。不过在国民党戒严统治时期,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,当时统统都不准做。例如现在稀鬆平常的髮型,是不可能存在当年的中学校园;在有髮禁的年代,男学生只能留平头,女学生必须是西瓜皮;虽然教育部到了1987年不再规定中学生髮型,交由各校自订,髮禁仍普遍存在,直到2005年才由杜正胜下令全面解禁。

早年为了管理校园、区别学生与成年人、治安等种种理由,政府严格管制学生的服仪。教育部在1955年去函台湾省教育厅,要求女生禁止烫髮、男生禁止各种奇异之式样。1969年更严格规範,男生以平头为原则,女生髮长不得超过后颈髮根。

你不能留头髮

首先突破髮禁的是北一女乐仪队。他们在1981年8月受邀前往美国表演,为了避免西瓜皮髮型引发外国人侧目,在外交部鼓励及教育部的许可下,团员可以烫髮或剪成赫本头。这样的改变获得高度好评,一度在国内看到鬆绑髮禁的契机,台北市古亭女子国中(古亭国中前身)率先改变,准许新生可在梳成辫子下留长髮;但此举立即引发保守人士反弹,教育部只好出面踩煞车,浇熄这个火苗。

你不能留头髮

到了即将解严的1987年,髮禁的合理性已遭到社会的高度质疑。例如原本不受拘束的小学生,升上国中后要剪成西瓜皮或和尚头,心理会受到极大的冲击;五专生前3年比照中学生规範,后两年解禁,还有一校两制的问题。

教育部因而在1987年1月决定,授权学校自订学生髮式,名义上解除髮禁。但多数学校仍沿用过去的规範,维持严格髮禁。

台北市华江中学就因为髮禁引发「学潮」。因为相较于邻近的万华、大理、龙山国中允许学生留正常髮型,华江中学严格规定学生髮长不得超过2公分、两侧及后面须斜推15度。1994年1月,华江中学教官要求十余名学生立即去理髮,找不到理髮店的学生只好向态度开放的音乐教师求援;音乐教师一方面向市议员陈情,另方面鼓励学生连署请愿,结果短短5日内就有1300名学生签名响应,占全校国中生的2/3。

台北市教育局与校方对此怒不可抑,一度想调走该音乐教师。但此事已引发社会高度关注,校方迫于外界压力,先同意将「小平头」放宽为「大平头」;后再进一步开放,比照邻近的国中,不限制头髮长度,只要头髮保持乾净、整洁、不故意烫理成奇形异状。

因为多数学校均沿用戒严时期的规定,动辄当场剪去违规学生的头髮;纵然有稍微鬆绑的学校,顶多只询问家长意见,学生无从置喙;甚至还有学校进入21世纪后重新实施髮禁。由中学生组成的「中学生教改联盟」则于2001年底召开记者会,要求全面废除髮禁。

多数指标性名校,包括建国中学、北一女中、台中一中、台中女中、高雄中学则纷纷喊冤,表示他们早无髮禁,只要学生头髮不烫、不染、不过短、不过长、不抹髮油、髮型不怪异,校方都不干涉。

教育部则于2002年9月规定,校方在制定髮式、仪容前,也要参酌学生意见。

然而,根据人本教育基金会在2003年12月公布抽访274所国中、1423人的调查结果显示;只有1所没有髮禁,72.3%的受访者每月被检查1次头髮;若检查不及格,61.5%的学校会动用剪刀、剃刀,直接剪掉学生头髮,82.6%会记警告或小过处分。为了彻底解放髮禁,人本还邀集人权、教师团体、法界、文化界、学术界人士,成立「学生护髮行动顾问团」,参与者包括作家柏杨、侯文咏、新竹师院校长曾宪政等知名人士。

投诉学校不当管束髮式的案例到了2005年达到高峰。遭投诉当众剪女学生头髮的云林县土库国中校长,还振振有词地辩称,剪学生头髮是为维护校规的尊严与正义。

宜兰县国华国中规定男生必须平头、严禁分线,女生不能有刘海、髮长不得超过校服衣领。花莲高中原规定「髮根见白」,2005年才放宽为「往上斜推」。桃园县青溪国中规定,男生头髮厚度不得超过手指插入后1公分。

根据教育部统计,在1987年名义上解除髮禁后,累积有14万名学生因为髮型问题被处分。全国有10所学校处分人数高于50%,更有3校1年来平均每名同学被处分1.5次。

教育部长杜正胜因而在2005年7月宣示,将要求全国公立学校彻底解除髮禁,盼于9月开学时实施。

你不能留头髮

不过此说引发全国强烈反弹。许多教师纷纷表示,如果开放的话,未来学校不知道会乱成什幺样子,他们要怎幺教学生?许多国、高中甚至表明,就算教育部发公文下令解禁,髮禁还是会照旧。

杜正胜则在2005年8月举办的全国高中校长会议中质问,「头髮问题真那幺重要吗?」「难道留什幺样的头髮就是什幺样的人吗?」「留长髮就会变坏吗?」「解除髮禁有那幺严重吗?」并以戒严时期谁会想到总统有直选的一天,直指大家只要碰到不习惯的事就抗拒。

儘管有台北市的建国中学率先彻底解除髮禁,但更多是拒绝配合的学校。教育部在2005年9月开学后调查,全国480所公私立高中职,还有197校尚未解除髮禁,其中仍有13校会处分违规学生。

你不能留头髮

为了避免学校阳奉阴违,教育部乾脆祭出绝招,禁止派驻各高中职的军训教官检查学生头髮;若私校要执行髮禁,请自行找人管理。

髮禁正式解除半年后的2006年2月,全国1200余所国高中,仍有426校有髮禁,但只剩5校会因此处罚学生。

在教育部强力解禁后,髮禁在短短几年内已成遥不可及的历史现象。甚至在2011年3月,竟然是国民党的立委林建荣质疑有私校仍偷偷实施髮禁;让教育部长吴清基表明,若有私校继续实施髮禁,轻者扣减补助款,严重将以减班处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