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,只要不违法,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。不过在国民党戒严统治时期,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,当时统统都不准做。例如现在的原住民可以很自然地使用传统姓名,甚至有还直接使用拼音而捨弃汉字;但在1995年以前,所有原住民都只能用汉人姓名,连要叫自己的名字都有困难。

日本在统治台湾期间建立严密、完整的户籍、地籍制度,二战期间进一步鼓励台湾人改成日式姓名。不过战后来台的中国人,有的是顶替他人身分,也有一人同时使用数个姓名,严重困扰政府之施政。

因此,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在战后颁布「台湾省人民回复原有姓名办法」,主要是要消除台湾人的「日本毒素」,规定已改为日式姓名者,恢复原有之命名;至于命名规则、文化与汉人完全不同的原住民,也规定应参照「中国姓名」自订姓名。

你不能有自己的名字

另方面,中央政府也在1953年制定的「姓名条例」,最重要的核心精神就是「一人一姓一名」。因此,改名在早年是相当严格的。必须在同一机关学校内有同名同姓者、同县市内有同名同姓者、铨叙时发现有同名同姓者、与通缉犯同名同姓者,全都建立在不要与他人同名同姓的基础上。

所以在1954年底,有位从浙江逃来台湾的民众,因与中共十大元帅之一的「陈毅」同名同姓,马上就依「姓名条例」规定申请改名为「陈石洁」。还获得政府当局的嘉奖。

不过有鉴于部分家长识字不多,早年使用通俗乳名帮孩子报户口,而不断有改名之需求。「姓名条例」于是在1965年再次修正,放宽民众可因「字义粗俗不雅」申请改名。

你不能有自己的名字

虽原住民都依规定改了姓名,不过有部分原住民只是将日姓改为汉姓,直接套用原有的日式名字,省却再次命名的烦恼。结果,台湾省政府还为此发函各原住民区学校,要求校方注意学生名字是否仍含日本色彩。

更常见散居各处的原住民亲族,在登记新姓名时,各被户政人员选了不同姓氏;以致同一家族父母兄弟姊妹,每人各有各的姓氏。

不过在当时,还有个原住民仍保有自己的传统名字。原名「史尼育唔」的台东阿美族原住民,以「中村辉夫」之姓名在日治时期参加高砂义勇队,于1944年在印尼摩罗泰岛与部队走失,自力丛林深处生活数十年。

日军认定史尼育唔已经战死,史尼育唔在台湾的妻子战后改姓李,并将史尼育唔改名为「李光辉」;只是史尼育唔当时的状态是死人,自然就没正式登记了。

你不能有自己的名字

在日本与印尼政府于1974年底寻获史尼育唔时,台湾与日本甫处于断交后的敌对状态,当然不可能使用「中村辉夫」如此政治不正确的称呼。所以在不确定能否将史尼育唔改称为李光辉前,史尼育唔这个阿美族传统名字一度活跃于媒体上。有趣的是,史尼育唔返台时还健在的大姊赖全妹、三姊林生妹,同门姊弟各拥不同的汉姓。

1987年解严后,原住民运动也出现各种诉求,除了最基本的将「山胞」正名为「原住民」外,也包括破除吴凤神话、恢复传统姓名、归还土地、成立专责机关、原住民自治等等。

在「原住民」还称为「山胞」的年代,全面改选后的第二届立法院,就在1993年3月中初审通过「姓名条例修正草案」,准许原住民恢复传统姓名。

你不能有自己的名字

不过正式完成修法还是要等到1994年的第三次修宪,将「山胞」正名为「原住民」后;立法院才在1995年1月修正「姓名条例」,准许原住民回复传统姓名,但仍只能使用汉字表记。

首位恢复传统姓名的原住民是立委高天来。出身新竹县泰雅族的马赖‧古麦在「姓名条例」修正通过后,率先将「高天来」改名为「马赖・古麦」。赛德克族的立委蔡贵聪也改名为「瓦历斯・贝林」。

两人也都在1995年底投入第三届立委选战。但瓦历斯‧贝林成功连任,马赖‧古麦却是高票落选。

由于更改已经使用数十年的姓名,确实会在生活上造成极大的困扰。实际申请回复传统姓名的原住民并不多,直到2002年,仅595人回复传统姓名,还有32又改回汉名。

为此,「姓名条例」2003年再做修正,让原住民可使用罗马拼音书写传统姓名,并与传统姓名或汉名并列。因此,原住民传统姓名可有三种呈现方式,使用汉字传统姓名(瓦历斯・贝林)、使用汉字传统姓名并列罗马拼音(谷辣斯・尤达卡KolasYotaka)、使用汉名并列罗马拼音(廖国栋SufinSiluko)。才慢慢提升原住民回复姓名的诱因。

直到2017年,虽仅有3000多名原住民回复传统族名,但也有2.4万人採用汉名并列罗马拼音。

你不能有自己的名字